其實今天我們信什麼

Surreal landscape from fine art series ""Before The Dawn""

曲:timkbear
詞:堯羽

紛擾世態混亂
找方向會否錯亂
路線眾多 真心跟假意差分寸

當天氣並未如願
世界潮流怎預算
大愛都不過 自我中心裡轉圈

*當傷勢尚未痊癒
當爭拗永不間斷
習慣常計算虧損 只聽見是非恩怨

任惡把真理耗損
光線微弱漸漸遠
漆黑一片 信心把一切看穿

當雙眼續漸疲倦
當雙腳倍感困倦
未會忘記祢揀選 心裡已作好打算

讓愛將黑暗揭穿
身處劣世那怕亂
何必自嘆自怨*

憑信心前行 不必怕路遠
憑信心前行 別計何日會完

Repeat *

分擾世態混亂
找方向會否錯亂
路線看清 兩眼熱淚仍還是暖


同在

Urban scene, The Bund, Pudong, Shanghai, China

每次失意 背後有祢旨意
最美心意 已會意
跌過幾次 拍翼再會展翅
靠祢恩賜 上陣重背負戰衣

# 有祢在 這生添上萬重色彩
有祢在 縱有困難仍覺精彩

*讃美神恩典 滿心喜樂渡每天
變幻時代裡面 確信神從沒變遷
讃美神恩典 感激祂共渡每天
還賜我熱切信心不變

看每根刺 創造有祢主意
痛過方知 再願試
錯過多次 軟弱太過不智
祢愛不止 看十架領會意思

repeat # , *

有祢在 不必驚訝面前意外
有祢在 看見永恆無比精彩

repeat *

(曲 / 副歌歌詞: timkbear)


如果香港不快樂

如果香港不快樂 旅客亦能快樂
中環無快樂
自由用普通話羨煞眼光
你願意 從莎莎 找你的天國

即使灣仔不快樂 政協亦能快樂
西環無快樂
任何說謊都只是套雪紡
看悶了 想英國 隨時能美麗到訪

#你 就當擁有百物才能換希望
購買下百層空房
你 就算不再相信天朝會變改
但無奈一直愛看#

假使七一不快樂 國慶自然快樂
清明無快樂
萬人集會都不用太驚慌
這道理 可揮霍 拿回來掛在政網

Repeat #

你 就算擁有過後仍然沒希望
也換來見聞觀光
你 就算不再相信天朝會變改
但錢幣天下嚮往

(原曲: 如果東京不快樂 / 作曲: 陳小霞)


六度分離

我與你的距離
短過開到荼蘼
最燦爛薔薇
始終會枯死

你與我的距離
遠到翻天覆地
一切明媚
只可寫進日記

明明是掛念你
但不知怎說起
懸念沒有道理
自知都愛不起
花光世紀
也許可以忘記

我與你的距離
短過差之毫釐
極奧妙神奇
謬豈只千里

你與我的距離
遠到百般滋味
一切流離
配不出一個結尾

明明是掛念你
但不知怎說起
懸念沒有道理
自知都愛不起 (等不起)

遺憾沒法自欺
肉身不太爭氣
花光世紀
也許可以忘記

我與你的距離
短過六度分離
終結緣起
不必講對不起


足印

若我想唱
那用介意天上或地下
到處也有觀眾
那怕只得一個他

若我喜歡
黑色也是種色彩吧
就用兩手去畫那不一樣的畫
若堅持未能完美吧
就用兩腿撐下去 至少走過呀

未願做個無聲的過客
趁青春留個足印吧
未來路途如何分岔
如何變掛
今天我活過吧

若是啞巴
用出色舞姿感動你吧
別要害怕
我也有權叫世界驚訝

未願做個無聲的過客
趁青春留個足印吧
未來路途如何分岔
如何變掛
今天我活過吧

明星太多
我只想唱歌
你是你 我是我
各有各 方式如何
請珍惜這一課

誰願做個無聲的過客
一起趁青春留個足印吧
未來路途如何分岔
如何變掛
聲音會沙啞
眼睛會昏花
今天已活過啊
帶著無憾歸家


生命中不能承受的煙

如一根煙 抽過便算
麻木裡 去揮霍憂怨
思緒 像是 那麼遠
迷下去 這個抽象依戀

拿起火機 點了就算
迷霧裡 與孤獨繾綣
心跳 漸漸 也縮短
年月過去 賺到了虧損

愛若沉迷 如病中打轉
肆虐無聊 來慰解苦短
徹夜難眠 隨著誘惑引出心酸
戒掉 萬般眷戀

「吐不出 一口悶氣發泄不了
隨彈指間青春 吹散走了
期望點起開心燒毀悲傷 心也燒焦
剩底一室 空虛怎棄掉

逃不出 活在現實控制不了
沿路鋪的心灰 怎去減少
如習慣以勉強意志對抗 終吃不消
請割斷心坎中 那騷擾」

每個吻也上癮讓理智暫停
以快慰去蒙蔽雙眼睛
每次放縱發洩 全靠謊話堆砌風景
誰願聽 難自控走出這遍黑影
可會甦醒

Repeat「」

只剩餘輕煙
虛幻得很縹緲
難道放棄 清新一點
餘下每秒 會捉緊多少

(曲:Tim @ Comma)


明知

知道是假身份
知道是錯的吻
但有些懸念 千絲難斷
總會格外吸引
知道夜誘發心癮
知道倦了會失禁
白日所思未如願 來到晚上便發生

「明知這愛很深
但控騙亦誘人
就此撲向鏡中花 破碎一地血痕
明知天國很真
但兩眼沒永恆
望不到快樂餘韻
拿謊話當做憐憫」

知道愛便要犧牲
真愛是這麼近
但我是我敵人 一不留神
自我便會下沉
知道是時限很近
知道沒餘力再為過去傷神
何不輕放下轉身

Repeat 「」

前路總是窄 可知闊路是滅亡嗎
如像客旅 我知終要回家
別眷戀它

明知傷勢很深
但世界極誘人
就此撲向鏡中花 破碎一地血痕
明知天國很真
但兩眼沒永恆
望天色已是黃昏
明天可告別囚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