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Straight&Narrow

數祢

曲/詞:堯羽

明日會怎樣過
昨天花開花落過
幾多循環
不止息聚散
尚有許多未償還

誰令我感動過
讓我傷心失落過
多少停留 多少不知不覺

回頭望過去 前事一堆
總找到祢應許
世事難料的 冰山一角 都滲著汗與淚

平實地過去  默然面對
助我困惑裡不再躊躇
恆河沙數的恩惠  漫漫鋪展開去

陽光未止息照耀  大地欣然拍和
繁星於宇宙深處  與眾水遙遙唱和

回頭望過去 前事一堆
總找到祢應許
世事難料的 冰山一角 都滲著汗與淚

平實地過去  默然面對
助我困惑裡不再躊躇
恆河沙數的恩惠  漫漫鋪展開去

明日會怎樣過
昨天恩典裡跨過
這些年來始終有祢的愛


不完美但美

我也想過死
面向絕路才知還有生機
只怪我有時若即若離
遺忘了你賜的希冀

其實在我掌心永未游離
捉緊了便有福氣
如基因早種 生長已定
若相信便有驚喜

沿途 幾多幾多驚奇 幾多幾多樊籬
拍翼向上開展膀臂
有幾多悲喜 沾濕過眼睛
擦亮了再可高飛

流離 幾多幾多分離 幾多幾多紛歧
印在這絕色的日記
記低的悲喜 不算完美
縱是有著限期 多得你還是美

其實我早知別了再會無期
不甘放棄壞了心理
如基因早種 生長已定
若相信便有轉機

全是你 關心多細膩
將我悉心抱起
仍是你 不捨不棄
叫我不可 在異地外 混濁內
自我自欺

沿途 幾多幾多驚奇 幾多幾多樊籬
拍翼向上開展膀臂
有幾多悲喜 沾濕過眼睛
擦亮了再可高飛

流離 幾多幾多分離 幾多幾多紛歧
印在這絕色的日記
記低的悲喜 不算完美
縱是有著限期 多得你還是美

渡過的悲喜 不算完美
縱是有著限期 看著你還是美


按捺

我想敞在內
但仍在大門外
不敢推開
每天守在外
徘徊在人海
心事隨年淹蓋
教我要怎説開

寫一千篇還未了
滿心即雪熔不了
向祢呼叫
祢會明瞭 我知曉

讓我的手張開
投入祢內 是祢的愛
讓我的心敞開
溶入進來 是祢的愛
喚我回來 讓我變改
便明這是愛


一路一步

一路 一步
怎知道哪處最好

*失落 旅途
才明白誰也是瑰寶
終於兩腳站立得到
學會走路更懂得跳舞
時候尚早
別忘記禱告

祈求能讓我看得清
手潔也心清
走過繁亂的佈景
如何能在最高峯走過絕嶺
跌落深谷仍清醒

徐徐地吻去哭聲 大雨風聲
心跳動魄的情景
都歸於平靜
由衪帶領 (我心輕輕細聽)*

Repeat *

內裏的呼聲如火一般照明
煉淨往昔心景從新開始遠征

祈求能讓我看得清
手潔也心清
走過繁亂的佈景
如何能在最高峯走過絕嶺
跌落深谷仍清醒

徐徐地吻去哭聲 大雨風聲
心跳動魄的情景
都歸於平靜
有祂一生心中引領


看透

能這麼赤裸地 哭泣也不錯
如被猛火 狠狠一次燒過
熔掉化妝 煉淨偏執跟偏愛
內心盡撕破
尚有的自我 也躲不過

完備武裝 就此一語擊破
承認痛楚 比掩飾更好過
迷惑太多 用耐心剔出污濁
讓生命打磨
以祢的大愛 看透誰人是我

原來獨有的真我並無替代
完全是祢手所創 盛傳愛
沿途上再多再美好 仍不屬我 只需按耐
感謝祢 等侯祢 兩手鬆開

期望太多 換到只有感慨
嘗試放開 恩典早已覆蓋
遺憾再多 地上千億種苦困
敗於祢的愛
尚有的難處 我也學習承載

原來獨有的真我並無替代
完全是祢手所創 盛傳愛
停下別怯慌 道別跟身份爭競
再不願比賽
要放輕步履 再去學習被愛

原來獨有的真我並無替代
完全是祢手所創 盛傳愛
沿途上再多再美好 仍不屬我 只需按耐
感謝祢 等侯祢 兩手鬆開


生命中不必要的重

明白了 原諒我终於也明白了
再多的擁抱 快樂 興奮 都不過如此
明白了 其實我所需已存在了
每天的好處際遇 通通夠用了

『為我減輕許多不必需要
奢侈的困擾
為我於灰心中開闢歡笑
盡頭是破曉』

回望去 其實我所需已存在了
每天的好處際遇 通通夠用了

repeat 『』

回望去 其實我所需已存在了
每天的好處際遇 通通夠用了

前路裏 藏在祢手中如何重要
走多少崎嶇窄路 恩典夠用了


四十

*還要走幾多年 幾多年
順服方可鍛鍊
衣衫未耗損 鞋沒破 是一種恩典

難道用四十年 四十年
才能熬出一種敬虔
信心沒耗損 面向應許地一戰*

在何烈山上
聽見那浩瀚聲響
在沉寂晚上
總有那火光照亮
為何在喧嚷
違背祂的命令路更漫長
像忘掉往日祂悉心撫養

repeat *

為尋覓欣賞
戀上了周遭聲響
為持續向上
心中那光不再亮
像奴隸一樣
隨這身軀活著路更漫長
尚留下偶像於心中滋養

Repeat*

陪伴了幾多年 幾多年
順服狠狠鍛鍊
恩典沒擱淺 仍是愛 每一天一天

如若用四十年 四十年
才能熬出一種敬虔
光陰未耗損 面向新一輪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