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表述

我與你有過什麼
只不過 一碰便碎的破
時光這樣磨
消耗著奈何
燃盡我 心中的歌

我與你這樣赤裸
躲不過 完全自我的錯
曾經這樣傻
不想再拔河
無奈我卻似還未識破

「如何辦識真的我
還想怎去再交往
如身體未能留下  親過也是一個
剩底幾多
無功怎保過

你與我快樂過麼
怎麼我仍懷念這些錯
回憶這道河
天天沖洗我
難道我是你忘掉的一個」

Repeat 「」

如何辦識真的我
還想怎去再交往
如身體未能留下  親過也是一個
剩底幾多
請放開我

我與你有過什麼
只不過 一碰便碎的破


其實今天我們信什麼

Surreal landscape from fine art series ""Before The Dawn""

曲:timkbear
詞:堯羽

紛擾世態混亂
找方向會否錯亂
路線眾多 真心跟假意差分寸

當天氣並未如願
世界潮流怎預算
大愛都不過 自我中心裡轉圈

*當傷勢尚未痊癒
當爭拗永不間斷
習慣常計算虧損 只聽見是非恩怨

任惡把真理耗損
光線微弱漸漸遠
漆黑一片 信心把一切看穿

當雙眼續漸疲倦
當雙腳倍感困倦
未會忘記祢揀選 心裡已作好打算

讓愛將黑暗揭穿
身處劣世那怕亂
何必自嘆自怨*

憑信心前行 不必怕路遠
憑信心前行 別計何日會完

Repeat *

分擾世態混亂
找方向會否錯亂
路線看清 兩眼熱淚仍還是暖


生命中不能承受的煙

如一根煙 抽過便算
麻木裡 去揮霍憂怨
思緒 像是 那麼遠
迷下去 這個抽象依戀

拿起火機 點了就算
迷霧裡 與孤獨繾綣
心跳 漸漸 也縮短
年月過去 賺到了虧損

愛若沉迷 如病中打轉
肆虐無聊 來慰解苦短
徹夜難眠 隨著誘惑引出心酸
戒掉 萬般眷戀

「吐不出 一口悶氣發泄不了
隨彈指間青春 吹散走了
期望點起開心燒毀悲傷 心也燒焦
剩底一室 空虛怎棄掉

逃不出 活在現實控制不了
沿路鋪的心灰 怎去減少
如習慣以勉強意志對抗 終吃不消
請割斷心坎中 那騷擾」

每個吻也上癮讓理智暫停
以快慰去蒙蔽雙眼睛
每次放縱發洩 全靠謊話堆砌風景
誰願聽 難自控走出這遍黑影
可會甦醒

Repeat「」

只剩餘輕煙
虛幻得很縹緲
難道放棄 清新一點
餘下每秒 會捉緊多少

(曲:Tim @ Comma)


明知

知道是假身份
知道是錯的吻
但有些懸念 千絲難斷
總會格外吸引
知道夜誘發心癮
知道倦了會失禁
白日所思未如願 來到晚上便發生

「明知這愛很深
但控騙亦誘人
就此撲向鏡中花 破碎一地血痕
明知天國很真
但兩眼沒永恆
望不到快樂餘韻
拿謊話當做憐憫」

知道愛便要犧牲
真愛是這麼近
但我是我敵人 一不留神
自我便會下沉
知道是時限很近
知道沒餘力再為過去傷神
何不輕放下轉身

Repeat 「」

前路總是窄 可知闊路是滅亡嗎
如像客旅 我知終要回家
別眷戀它

明知傷勢很深
但世界極誘人
就此撲向鏡中花 破碎一地血痕
明知天國很真
但兩眼沒永恆
望天色已是黃昏
明天可告別囚禁?


自閉症

倦了 上載每秒生命
在網絡裡打拼
倦了 談論每一個過程
彷彿要你高興
倦了 分享給你認定
難道我是明星

何妨今天什麼相都不影
不想訴說我的病症
完全沒有大事情
為何尚要繼續發聲
何妨收起雜音醒一醒
洗清腦裡幻覺幻聽
自閉中也有最好心情
閒人別要認領

為了贈興故作穩定
讓壓力再高升
為了投入每一件事情
灰心也要適應
為了面對這段路程
如何壞透亦馳騁

何妨今天什麼相都不影
不想訴說我的病症
完全沒有大事情
為何尚要繼續發聲
何妨收起雜音醒一醒
洗清腦裡幻覺幻聽
自閉中也有最好心情
閒人別要認領

自閉中獨處的心靈
原來是更動聽
閒人別要問究竟


不完美但美

我也想過死
面向絕路才知還有生機
只怪我有時若即若離
遺忘了你賜的希冀

其實在我掌心永未游離
捉緊了便有福氣
如基因早種 生長已定
若相信便有驚喜

沿途 幾多幾多驚奇 幾多幾多樊籬
拍翼向上開展膀臂
有幾多悲喜 沾濕過眼睛
擦亮了再可高飛

流離 幾多幾多分離 幾多幾多紛歧
印在這絕色的日記
記低的悲喜 不算完美
縱是有著限期 多得你還是美

其實我早知別了再會無期
不甘放棄壞了心理
如基因早種 生長已定
若相信便有轉機

全是你 關心多細膩
將我悉心抱起
仍是你 不捨不棄
叫我不可 在異地外 混濁內
自我自欺

沿途 幾多幾多驚奇 幾多幾多樊籬
拍翼向上開展膀臂
有幾多悲喜 沾濕過眼睛
擦亮了再可高飛

流離 幾多幾多分離 幾多幾多紛歧
印在這絕色的日記
記低的悲喜 不算完美
縱是有著限期 多得你還是美

渡過的悲喜 不算完美
縱是有著限期 看著你還是美


又醒又睡的人

我  似耗盡氣數  忐忑反覆懊惱
祢  以靜默細訴  別要愁眉太早
我  困惑內裡起舞   跳不出真正去路
祢  細心勸告  別要沉迷跌倒

甦醒我
身躺臥青草  在溪水邊清澈看到
恩典  源源流露
漆黑夜風高  在幽谷 若仰臉看到
星光  仍同步
安心  迎前路

遺下是 過期舊事 遠古記憶裡
明日是 開創新詩 邁向後世去

我  見萬事破碎  再撐不到過去
祢  叫萬事配對  幻化成雲與水
我  看日落向西去  肉身偷偷悄進睡
祢  以死作據  活過完成創舉

甦醒我
身躺臥青草  在溪水邊清澈看到
恩典  源源流露
漆黑夜風高  在幽谷 若仰臉看到
星光  仍同步

甦醒我
身躺臥青草  在溪水邊清澈看到
恩典  源源流露
漆黑夜風高  在幽谷 若仰臉看到
星光  仍同步
心怎能迷路

(曲:Norm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