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2011

小城大事 之 最怕改壞名

幫女改名好似永冇終止
但卻令我看破每一個字
自我大肚開始 便是我扭轉大腦的事

一些中文寫法太過艱深
用錯字太外眼害了細女命運
第時罰抄都 望住個名滿怒忿

林靖晞的妹妹 要改乜命先配
怕用某類字眼實引起誤會
「林靖匡」好男人 但女人名更唔配
我個腦諗到攰

叫「靖瑜 」似蒸魚 諗到餓吔蕃薯
叫埋老公去幫手摷書
叫「靖蕾 」你不許 唯獨花名登對
肚餓了所以「棵樹」流淚

點樣改名先算夠唒宗旨
但我大概夜晚望了太多電視
藝員明星名 讀落有啲太類似

樓下看更問起 叫我點樣反應
我話已盡哂力沒法子辨認
完成中文名稱 仲有英文要力拼
快腦脹攞我命

叫「靖瑜 」似蒸魚 諗到餓吔蕃薯
叫埋老公去幫手摷書
叫「靖婷」 太娘丙 諗到攰吔雞精
叫住阿女咪通屋跳繩
叫「靖蕾 」你不許 唯獨花名登對
肚餓了所以「棵樹」流淚
再未有名我都要流淚

(原曲: 小城大事)

廣告

那些年, 我們一起寫的很kaai

那些年, 我們一起溝的鮮奶
那些年, 我們一起篤的燒賣
那些年, 我們一起拆的花蟹
那些年, 我們一起吃的叉瀨
那些年, 我們一起吔的酸齋
那些年, 我們一起飲的山埃
那些年, 我們一起劃的火柴
那些年, 我們一起搶的波鞋
那些年, 我們一起打的領呔
那些年, 我們一起搽的防曬
那些年, 我們一起劈的廢柴
那些年, 我們一起聽的七瀨
那些年, 我們一起播的心債
那些年, 我們一起看的Popeye
那些年, 我們一起睇的鹹帶
那些年, 我們一起揪的女排
那些年, 我們一起耍的北派
那些年, 我們一起玩的器械
那些年, 我們一起争的WiFi
那些年, 我們一起去的團拜
那些年, 我們一起走的曲街
那些年, 我們一起搭的國泰
那些年, 我們一起想的變態
那些年, 我們一起開的殺誡
那些年, 我們一起罵的董太
那些年, 我們一起見的達賴
那些年, 我們一起負的歐債


不完美但美

我也想過死
面向絕路才知還有生機
只怪我有時若即若離
遺忘了你賜的希冀

其實在我掌心永未游離
捉緊了便有福氣
如基因早種 生長已定
若相信便有驚喜

沿途 幾多幾多驚奇 幾多幾多樊籬
拍翼向上開展膀臂
有幾多悲喜 沾濕過眼睛
擦亮了再可高飛

流離 幾多幾多分離 幾多幾多紛歧
印在這絕色的日記
記低的悲喜 不算完美
縱是有著限期 多得你還是美

其實我早知別了再會無期
不甘放棄壞了心理
如基因早種 生長已定
若相信便有轉機

全是你 關心多細膩
將我悉心抱起
仍是你 不捨不棄
叫我不可 在異地外 混濁內
自我自欺

沿途 幾多幾多驚奇 幾多幾多樊籬
拍翼向上開展膀臂
有幾多悲喜 沾濕過眼睛
擦亮了再可高飛

流離 幾多幾多分離 幾多幾多紛歧
印在這絕色的日記
記低的悲喜 不算完美
縱是有著限期 多得你還是美

渡過的悲喜 不算完美
縱是有著限期 看著你還是美


又醒又睡的人

我  似耗盡氣數  忐忑反覆懊惱
祢  以靜默細訴  別要愁眉太早
我  困惑內裡起舞   跳不出真正去路
祢  細心勸告  別要沉迷跌倒

甦醒我
身躺臥青草  在溪水邊清澈看到
恩典  源源流露
漆黑夜風高  在幽谷 若仰臉看到
星光  仍同步
安心  迎前路

遺下是 過期舊事 遠古記憶裡
明日是 開創新詩 邁向後世去

我  見萬事破碎  再撐不到過去
祢  叫萬事配對  幻化成雲與水
我  看日落向西去  肉身偷偷悄進睡
祢  以死作據  活過完成創舉

甦醒我
身躺臥青草  在溪水邊清澈看到
恩典  源源流露
漆黑夜風高  在幽谷 若仰臉看到
星光  仍同步

甦醒我
身躺臥青草  在溪水邊清澈看到
恩典  源源流露
漆黑夜風高  在幽谷 若仰臉看到
星光  仍同步
心怎能迷路

(曲:Normen)


迎瘋的秋季


神經  癡得好狠  只想發作  直到根
填歌  天天過引  聽得見喪笑  便最吸引
話會出新機  自遠而近  消息份外入神
未見到真跡  咁多流料  網上段段動人

*全日冇乜好幹  在迎phone的秋季
 在拍烏蠅裡   人發荒好翳
 但有鬼主意   隨癲瘋飄到
 讓腦根開制   神經的洗禮 
 ML裡  是最珍貴*

回家  拍著途人  Post咗上網  你關心     
成街  SmartPhone同行  頸椎快折斷  亦冇手震  
話會出新機  自遠而近  消息份外入神
未見到真跡  咁多流料  網上段段動人

Repeat *

多癡喪  在迎phone的秋季
悶到癡咗肺  人發荒好翳
但有鬼主意  隨癲瘋飄到
讓腦根開制  神經的洗禮 
ML裡  是最珍貴

(原曲:無風的秋季)

感冒 (好少咁大鑊 mix)

吵  對住老板煩死大叫
奇形的Deal  糊塗的Deal  點忍終於爆錶     
聲  耗盡了難捱過多一秒
內有心火燒不盡用掉   無奈沒有聲叫囂

*餚咁耐也都醫不好  咳到癡根活在煎熬
 為何病到就燒上腦  食完藥都冇到
 病源去又來也不知道
 誰也沒法可免疫吧  今鋪賴到謝斷斷續續感冒吧 
 完全沒意料中惡化  病源係咁進化
 治療過程奉上的金錢  多可怕*

諗  住就快好隨便就叫
辣油加啲  炸嘢啱key  加上燒烤撻Q 
慘  嗰鼻閉塞鼻涕不得了
病到七彩先知大件事  痊癒便誡口哋蕉

Repeat *x2

(原曲: 感冒)


婚禮好煩

女:最好 簡單一日搞哂就算
   但誰人 唔驚親友過問諸多抱怨
男:碌卡 成疊單未找過了預算
   面對現實 何必搞咁大壇來耗損
女: 可惜我 不智或僥倖 對靚東西天生敏感
男: 不過 哪裡咁多一百分
合: 拗到過了界這對愛人 同時亦最易變成一對敵人

#合: 要搞婚禮好煩 就煩在其實雙方各有各寄望怎麼辦
     要點搞都煩 害怕寒酸怕悶怕娘怕貴無力歸還
     要請邊個好煩 啲四嬸八姑七叔永遠無既定人頭怎辦
     要點坐都煩 未到齊先有責任安置各方面露歡顏
女: 想要浪漫 又要有空間
男: 等到入席 上菜怕佢好慢
合: 全日食得少影得多通處逛背後又擔心 對面襯家法眼 #

合(女): 可惜我不智或僥倖 對靚東西天生敏感
合(男): 可惜你不智或僥倖 對靚東西超級敏感
合(女): 不過 我要靚足一百分
合(男): 不過 哪裡咁多一百分
合: 拗到過了界這對愛人 同時亦最易變成一對敵人

Repeat #

合: 無論攰得很飲得多想訓覺散席第一戒 望見張單開眼

(原曲:相愛很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