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宗教

回眸

請讓我從新等下去
讓我來為愛找當初的故居
請讓我離開這樂趣
讓我沿著愛到極美風呂

*這一切原來仍繽紛
當天際仍然遼闊盛載可能
換個平衡

當此際仍然忙得很
準許我回眸看清我身份
回歸天賜護蔭*

請讓我祈禱中面對
讓我憑著信那怕結果都去追
請讓我能與愛相隨
忘了最後那一句

Repeat *

這一切原來仍繽紛
當天際仍然遼闊盛載可能
別太灰心
微笑漸近

廣告

不完美但美

我也想過死
面向絕路才知還有生機
只怪我有時若即若離
遺忘了你賜的希冀

其實在我掌心永未游離
捉緊了便有福氣
如基因早種 生長已定
若相信便有驚喜

沿途 幾多幾多驚奇 幾多幾多樊籬
拍翼向上開展膀臂
有幾多悲喜 沾濕過眼睛
擦亮了再可高飛

流離 幾多幾多分離 幾多幾多紛歧
印在這絕色的日記
記低的悲喜 不算完美
縱是有著限期 多得你還是美

其實我早知別了再會無期
不甘放棄壞了心理
如基因早種 生長已定
若相信便有轉機

全是你 關心多細膩
將我悉心抱起
仍是你 不捨不棄
叫我不可 在異地外 混濁內
自我自欺

沿途 幾多幾多驚奇 幾多幾多樊籬
拍翼向上開展膀臂
有幾多悲喜 沾濕過眼睛
擦亮了再可高飛

流離 幾多幾多分離 幾多幾多紛歧
印在這絕色的日記
記低的悲喜 不算完美
縱是有著限期 多得你還是美

渡過的悲喜 不算完美
縱是有著限期 看著你還是美


又醒又睡的人

我  似耗盡氣數  忐忑反覆懊惱
祢  以靜默細訴  別要愁眉太早
我  困惑內裡起舞   跳不出真正去路
祢  細心勸告  別要沉迷跌倒

甦醒我
身躺臥青草  在溪水邊清澈看到
恩典  源源流露
漆黑夜風高  在幽谷 若仰臉看到
星光  仍同步
安心  迎前路

遺下是 過期舊事 遠古記憶裡
明日是 開創新詩 邁向後世去

我  見萬事破碎  再撐不到過去
祢  叫萬事配對  幻化成雲與水
我  看日落向西去  肉身偷偷悄進睡
祢  以死作據  活過完成創舉

甦醒我
身躺臥青草  在溪水邊清澈看到
恩典  源源流露
漆黑夜風高  在幽谷 若仰臉看到
星光  仍同步

甦醒我
身躺臥青草  在溪水邊清澈看到
恩典  源源流露
漆黑夜風高  在幽谷 若仰臉看到
星光  仍同步
心怎能迷路

(曲:Normen)


後現代啟示錄

引誘像猛獸沒禁制在遍野追捕 搜尋你
到處是設計讓兩眼被控制呼喚 心流離
顛倒訊息中接收到是世界反智心理
天空正掌管那一位靜悄悄分泌歪理

「投身絕地嚴陣以待 罪惡轄制萬民
留心警醒前路險阻 善惡如何分
盟軍逐步潛入戰地 用愛道破敵人
元首基督領軍殺陣 敗退是敵軍」

教化自我要被敬仰別壓制生存 的道理
快捷換快慰萬有也被上網速遞 即食味
高溫變種中擴張的是世界一致把戲
天空正掌管那一位幻化作一切希冀

Repeat 「」

引誘像猛獸沒禁制在遍野追捕 搜尋你
到處是設計讓兩眼被控制呼喚 心流離
紛擾戰爭中擴張的是世界虛構真理
光陰箭般飛看不到別去了不會等你

(曲: Normen)


按捺

我想敞在內
但仍在大門外
不敢推開
每天守在外
徘徊在人海
心事隨年淹蓋
教我要怎説開

寫一千篇還未了
滿心即雪熔不了
向祢呼叫
祢會明瞭 我知曉

讓我的手張開
投入祢內 是祢的愛
讓我的心敞開
溶入進來 是祢的愛
喚我回來 讓我變改
便明這是愛


那夜想起許久沒有禱告

近日並無好好親祢
活著但無呼吸空氣
萬事沒有趣味
靜待下個世紀
並沒內容都想找祢
活在內仍分開千里
像是沒有顧忌
但是尚有對比

但這心仍然屬祢
要怎麼去討祢歡喜
沒法躲避全是祢 氣味

靜下便能好好親祢
就讓靈魂呼吸空氣
換掉俗世勝利
慢下便會記起
雜亂內情私隱給祢
納悶亦能變新奇
別用字句獻技
跪下便會記起

但這心仍然屬祢
要怎麼去討祢歡喜
沒法躲避全是祢 氣味

(曲:Normen)


一路一步

一路 一步
怎知道哪處最好

*失落 旅途
才明白誰也是瑰寶
終於兩腳站立得到
學會走路更懂得跳舞
時候尚早
別忘記禱告

祈求能讓我看得清
手潔也心清
走過繁亂的佈景
如何能在最高峯走過絕嶺
跌落深谷仍清醒

徐徐地吻去哭聲 大雨風聲
心跳動魄的情景
都歸於平靜
由衪帶領 (我心輕輕細聽)*

Repeat *

內裏的呼聲如火一般照明
煉淨往昔心景從新開始遠征

祈求能讓我看得清
手潔也心清
走過繁亂的佈景
如何能在最高峯走過絕嶺
跌落深谷仍清醒

徐徐地吻去哭聲 大雨風聲
心跳動魄的情景
都歸於平靜
有祂一生心中引領